当前位置:主页 > 影音应用 >印度不思议(上篇)‧大马TFA传承传统艺术30年‧舞出印度之 >

印度不思议(上篇)‧大马TFA传承传统艺术30年‧舞出印度之

   印度不思议(上篇)‧大马TFA传承传统艺术30年‧舞出印度之打广告做宣传,最讲究的莫过于那标语,要标新立异又得切合主题,更必须让人琅琅上口且过目不忘才算成功,像“Incredible!ndia”就具备了以上所述的条件,无论是从字面意义再到朗读音律来看,都比自家的Truly Asia来得更加传神更印象深刻,尤其是前者那画龙点睛的惊叹号,可谓与全世界旅人的心声遥相呼应。印度,能教世人惊叹的地方实在很多很多,而印度歌舞便是其中之一。透过印度艺术与慈善组织Temple of Fine Arts(TFA),我有缘一窥那源远流长的印度传统歌舞的艺术面貌,也才豁然明白,为何宝莱坞电影总少不了载歌载舞的经典画面,原来歌与舞,根本就是印度人血液里的DNA。有小印度之称的吉隆坡十五碑,就非常符合Incredible India的精神,这里可说是印度文化的大本营,大街小巷都暗藏着许多惊喜,等待有心的国人和旅客去发掘,即便是一个再怎幺不起眼的转角,你都可能意外找到最迷人的纱丽或嚐到最滋味无穷的唐杜里烤鸡。当然,TFA更是你不可忽略的文化艺术堡垒,它让印度传统舞蹈和音乐走出神龛庙宇,走进普罗大众的日常生活中。开车沿着苏丹阿都沙末路直走,左转驶入Jalan Berhala这条支路,会发现在锡兰佛寺的斜后方,有一座五层楼高的现代大楼,它整栋为玉米色,建筑外观大方利落,完全摆脱大家对于传统印度庙宇的刻板印象。这便是TFA在我国的第一个立足点,接着它陆续到槟城、马六甲和柔佛设立分会,甚至跨足海外,远至新加坡、美国及澳洲等地。携4信徒创立TFA而它创立的故事,则要先从一名来自印度的灵性导师沙达南沙拉瓦迪(Swami Shantanand Saraswathi)开始说起,信徒们都直称他为Swamiji(师傅之意)。就像赛峇峇一样,在信徒的心中,Swamiji便是大爱的化身,向世人传达永世不变的真理,即使他不具备赛峇峇的超能力,能凭空变出水果、珠宝,甚至治癒绝症等,但Swamiji却也带给世人一件很棒的礼物,那便是Temple of Fine Arts(TFA)。1981年,印度传统文化艺术在本地掀开了新的篇章。当时,Swamij i启发底下4名信徒,在十五碑携手创立TFA,为印度传统文化艺术建造一平台,好让年轻一代有机会重新认识并发掘这精神宝藏,因为Swamiji坚信,在音乐与舞蹈的薰陶之下,孩童的身心灵能达到更健全的发展。这4名信徒分别是两对印裔夫妻档,他们是史华达士(Sivadas)和太太瓦沙拉(Vatsala),以及戈宝(Gopal)和太太拉达(Radha),4人都是印度古典舞蹈大师,且拥有丰富的舞蹈教学经验。5年招收800学生T F A成立不到5年,便招收超过800名学生。当初,Swamiji每年便会联同Sivadas和Gopal一起自编自导呈献歌舞剧,好让学生们一展才华。然而,我们如今已无缘与这3位TFA元老级人物面对面,他们3人早已先后离开人世。“一般圣人都非常严肃,对人对事一板一眼,但Swamiji却截然不同,他待人亲切和蔼之外,面对其他宗教也都抱持开明的态度。”Vatsala和Radha异口同声地如此表示,在她们眼中,Swamiji可是一名真正的文化艺术爱好者。Vatsala献艺一生学生跨越老中青2008年,大马团结、文化、艺术及文物部将Vatsala列为国宝级文化遗产在世人物,以表扬她对于本地印度文化艺术发展的无私奉献和伟大贡献。当年同样获得此殊荣的,包括已故大马音乐之父陈徽崇。作为TFA的大马开创功臣之一,Vatsala在五十多年前便展开她的艺术生涯,精研婆罗多舞(Bharata Natyam),而老师便是自己的丈夫Sivadas。后来,夫妇俩组成双人舞团,到全国各地演出,除了配合最优质的音乐家,他们更凭着精緻的服装道具、精湛的舞技而轰动一时,过后不仅有机会在重要官方场合为外宾表演,更担任我国文化大使,到泰国、澳洲及英国演出。此外,桃李满天下的两人,是国内最早为印度舞蹈的教学方式订立系统规範的导师,学生的年龄层则跨越老中青三代。现年69岁的Vatsala目前仍在TFA执教。体现一个大马精神三族学生同场习艺平日的傍晚,许多印裔家长载着孩子到TFA拜师学艺,那些孩子个子都不高,从稚嫩的脸庞来看,他们应在七八岁左右。TFA非常鼓励儿童从6岁起便开始学习音乐和舞蹈,“趁孩子年纪小,心智还尚未成熟,通过艺术的正面力量可将他们引向正途。”Vatsala相信,学艺术的孩子不会变坏,因为随着年龄慢慢增长,孩子将会逐渐受到同侪的影响以及面对外界的诱惑。但她也格外强调,学生都是自愿入学,并非受家长所逼,而且这里收生也不分种族、不分年龄,因此可看见华巫裔的面孔或是五十几岁的妇人乐在其中。华裔男热爱印度舞跳婆罗多脚步最难经Vatsala的大力推荐,记者于週六的中午再次来访TFA,这次的目标人物是一名华裔学生,名叫罗国强,在Vatsala的口中,他的舞技相当不俗。当我和罗国强坐下来正式做访问时,他才刚结束舞蹈课,身上还夹着汗湿的衣服。他学的是婆罗多舞,所报的是成人班,是班上学生中唯一的华裔,也是唯一的男性。舞蹈背后具文化色彩现年31岁的罗国强透露,本身热爱运动,也喜欢跳舞,曾考虑学跳拉丁舞、街舞,但到最后却选上印度传统舞蹈,是因为曾观赏有关舞蹈的表演,并对舞蹈背后那丰富的文化色彩深感兴趣。虽然才习舞一年左右,但罗国强最近有幸在印度传统节日九夜节(Navratri)登台表演,他表示,跳婆罗多舞,最困难的地方便是脚步,得準确跟上音乐时快时慢的节奏。目前,罗国强刚升上第二级,他必须完成第五级才能参加舞蹈考试(Arangetram),毕业之后便能成为真正的婆罗多舞者。降低门槛推广艺术学费廉宜师资一流除了婆罗多舞,TFA的老师也会教导学生其他印度舞蹈,古典的就有克塔克舞(Kathak)、格塔克里舞(Kuchipudi),以及时下流行的宝莱坞舞。此外,学生也能在这里学习南北印度音乐、如何演唱传统民谣,以及演奏维纳琴(Veena)、西塔琴(Sitar)、南印度鼓(Mridangam)、小提琴和钢琴等乐器。TFA所有课程设为业余性质,学生每週只是上课一小时半。TFA楼高五层,由低往高巡视,一楼是Annalakshmi素食餐厅和精品店,二楼和三楼是Shantanand表演厅,四楼和五楼则主要为舞蹈和音乐教室,而宽敞的舞蹈教室,不但铺有木质地板,墙上的镜子更是大片明亮,音乐教室则小而美,隔音做得佳,学生不用担心拉琴拉走音会被外人发现。学习环境无可挑剔另外,四楼也附设录音室、图书馆,馆内藏书数量虽不多,但唾手便是有关婆罗多舞的书籍或西塔琴的琴谱,可说是喜爱印度文化艺术朋友的知识宝库。最重要的,是冷气贯穿全部楼层,整体而言,这样的学习环境实在让人无可挑剔,加上一流师资,TFA徵收的学费却相当廉宜。据了解,老师一般只领取微薄的津贴,有者甚至义务教学,而TFA所秉持的理念便是要将学习艺术的门槛降低,让普罗大众也能沉浸在艺术的美妙之中。板屋化身五层大楼一砖一瓦善心建成30年前,位于巴生河畔的TFA原只是一间简陋的木板屋,如今这五层楼高的大楼,当中的每一砖每一瓦可都靠善心人士的捐款汇聚而来。1991年,Swamiji在TFA原址萌起购地计划,希望能藉此拓展TFA的规模,更加落实行善助人的使命。凭着Swamiji与TFA全体师生们多年来的努力不懈,才终于向公众人士筹集120万以缴清银行贷款。而第二项扩展计划于2004年展开,当时是要在空地上建立一座五层楼高的大楼,目标款项为1100万,没想到才经过短短4年,Swamiji最初的愿望便得已实现。虽然过程中,Swamiji早已于2005年在印度辞世,无法亲自见证大楼真正落成的那一刻,但他对于文化艺术的坚持与热爱却永存于信徒的心中,信徒不仅在大楼的顶楼设立一圣坛以缅怀这位伟大的灵性导师,更完整保留了Swamiji曾生活过的卧房,好让世人凭弔。/副刊‧报导:周岳翔‧2011.10.24

相关文章